:::

副刊

產房與房產

◎鍾雅茹

 她追憶起當時自己在產房裡不安、害怕的心情,她不知孩子是否足夠健康,但她決定奮力一搏。

 如今,兒子即將結婚,就在今天,他向母親提出要求,希望她可以將名下的房產過戶到他的名下,理由是這樣他才可以真正成為名副其實的一家之主。

 但它是自己唯一的房產呀,心中那隱隱的不安在她內心不停滋長,若是過戶了,她煩惱自己會沒有安全感,若是不過戶,兒子又會對母親不諒解,並認為她一再防備,就是對兒子不信任。

 但她多希望兒子可以體諒自己的難處與不安,能夠告訴她,無論房產過戶與否,一切都無妨,母子之間不會產生隔閡。回想當年置身產房時的記憶,對照如今親子爭執的房產,她突然覺得失望又落寞。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