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社論

【社論】國際抵制「孔子學院」 防中共紅色滲透

 近日,一則美國總統拜登撤銷川普政府卸任前,未完成審議程序之「限制中共孔子學院」政策報導,引發議論和關注。為呼籲新政府正視「孔子學院」對教育和學術自由造成的威脅,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,連同多個委員會首席議員麥考爾、福克斯和卡特科,聯名致函拜登,敦促他盡速重新提出要求「孔子學院」在美活動透明化規定,以展現政府防範中共滲透的堅定立場。

 這場要求處理美國各級學校引進孔子學院,揭露資金往來和合作關係,所掀起之意見攻防,凸顯中共藉此機構進行全球滲透的作為,已招致愈來愈多詬病和質疑。未來若想在美國或其他國家設立孔子學院,恐怕都得面臨各式嚴格審查,甚至可能陷入「關閉潮」窘境。如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先前在記者會上所強調「策應北京採取多種手段破壞與干預民主」之方式;再檢視最近英國撤銷中國大陸環球電視網播放執照、德國依據歐洲多國間共用牌照協議跟進停播等情事,可發現長久以來,中共在全球各地進行的「紅色」滲透攻勢,已遭逢國際強烈譴責和反制。

 中南海構想籌辦「孔子學院」進軍世界的作法,緣於2002年3月。中共首先在「教育部」下設立「國家對外漢語教學領導小組辦公室」(簡稱:國家漢辦);2004年11月,孔子學院相繼在美國、韓國掛牌運作。根據「國家漢辦」所公布資訊,截至2020年7月31日,全球已有162個國家或地區,設立了541所孔子學院與1170個孔子課堂。然隨著愈來愈多國家指控,孔子學院以在海外進行推廣文化、漢語教學計畫為名,實則進行政治宣傳,成為對外宣傳工具,更是中共政權的海外延伸,令北京不得不做出將官方色彩退出運作體制的變革。

 來自多方質疑和負面批評,促使各國展開監管審查措施之檢討,目的在防止孔子學院於當地國的運作,逾越文化傳播界線。中共則於去年7月宣布,將孔子學院總部,更名為「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」,且不再對外使用「國家漢辦」名稱;另為降低非議和反彈聲浪,將之改為民辦非營利性教育機構性質,由「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」負責管理。

 從官辦到民辦、從大張聲勢到低調行事,中共孔子學院全球布局計畫,正面臨嚴重的政策衝擊;其附帶之高度黨國色彩的政治功能,亦將式微。此景對照其「中央政治局」前常務委員李長春所言「建設孔子學院,是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」,格外諷刺。

 此案中另一位指標性人物,則是中共「國務院」前副總理劉延東。她曾於2003至2007年間,擔任「中央統戰部」部長,2008年轉任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;其他在中共部門擔任僑務、教育、財政部門要職之官員,亦均身兼該機構重要職務。

 由上述可知,中南海開辦孔子學院用意,乃係在海外開設「黨校」,目的是向對象國家輸出共產黨意識形態價值觀,藉以控制中國大陸留學生、蒐集所在國家情報和監控異議人士。該機構甚且利用教研單位平台,竊取他國重要研究成果、科技、智慧財產權。這些令人反感的統戰、間諜和滲透惡性行為,必遭到國際社會抵制。

 迄今,包括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、德國、瑞典等國,皆已採取實際行動,終止國內大學院校和孔子學院合作計畫。美國更於2020年8月,將「孔子學院美國中心」列為「外國使團」,視為中共政權一部分;儘管現階段孔子學院仍能在美國維持運作,惟相關機構工作人員名單、人事異動、註冊現有不動產或購置、租賃新房產,皆須向國務院登記,並獲得許可,可證白宮嚴加防範態勢。

 中共的紅色滲透手段,早讓全球防不勝防;如今,各國防範意識更迅速提升,管理制度亦愈趨嚴謹。未來孔子學院在全球的活動方式、財務往來,勢必會受到更多規範限制,孔子學院恐怕就此大勢已去。

 時值孔子學院遭世人摒棄之際,我國適可切入,填補全球華語教學缺口良機。國人更能從中理解,北京的專制作風,終難抵擋國際間,自由民主國家共建的團結力量。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