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副刊

【漢字大觀園】宮花寂寞紅

◎文景

 有些人時常懷念以往的光輝歲月,嘮叨個沒完,就會以「白頭宮女」來形容這些人。「白頭宮女」含有貶義,通常帶有譏嘲意味。其實,「白頭宮女」一詞是出自唐代詩人元稹寫的〈行宮〉:「寥落古行宮,宮花寂寞紅。白頭宮女在,閒坐說玄宗。」

 這首詩雖僅短短二十個字,卻意境鮮明且有強烈對比。不論是宮花的「紅」、或宮女的「白頭」;不論是「在」或「不在」,都充分凸顯出「往事已成空」的殘酷事實。詩的開頭就以「古行宮」三個字說明這裡的「位置」是「行宮」,是一處遠離皇宮、不重要的「皇室產業」;雖然「位置不重要」,但皇室的威儀、排場還是要有的。因此,春天到了,行宮裡的花照樣開得燦爛,儘管花是紅的,詩人雖沒有寫葉的情狀,但仍可想見滿園綠葉映襯著紅花,讓人憶起當年唐明皇攜著貴妃在此巡幸的美好時光。

 如今,花開了,卻少了賞花遊園的皇帝和妃子;花再紅再美,都是自開自落,再也沒人觀賞。寫完景再看看人,「白頭宮女」說明仍住在這裡的女人,個個紅顏已老、滿頭白髮,終日無所事事,大家聚在一塊閒聊,話題都圍繞在當年的唐明皇與楊貴妃身上。

 這些宮女既無名分也無地位,她們是伺候皇帝和貴妃飲食、洗沐、遊樂的婢子。我們可以從與元稹同時期的詩人白居易〈上陽白髮人〉詩裡洞見:「上陽人,紅顏暗老白髮新。綠衣監使守宮門,一閉上陽多少春。玄宗末歲初選入,入時十六今六十。同時採擇百餘人,零落年深殘此身。」〈古行宮〉詩裡的白頭宮女,進宮時是荳蔻年華的十六歲,而今「閒坐說玄宗」已是六十歲的老媼。當時,一起進宮的少女百餘人,一場「安史之亂」,讓宮女們死的死、跟著唐玄宗逃難馬嵬坡時,失散被擄的不知多少,如今這些仍存活的宮女,只能閒聊玄宗朝的盛世風光,靜靜等待生命盡頭的到來!

 白居易的詩直截了當地說出老宮女們的幽怨,元稹的詩把行宮殘破的景象和鮮艷的宮花、白髮的宮女,具體鮮明地揭示宮女們過著無奈、悲涼、遭人遺忘的日子。不論是白居易的憐憫或是元稹的寫實,都說明了詩筆即是史筆!

 歷史是一面殘酷的鏡子,既映照了大唐的興盛,又目睹了它的衰亡,那些曾陪著玄宗、貴妃一同夜遊、歌舞、飲宴的臣子、樂工,當時的歡聲笑語,還留在歷史的迴廊深處,豈料漁陽鼙鼓動地來;那曾在〈霓裳羽衣曲〉裡的歌伎、舞姬;那沉香亭上的欄杆,似乎還留著貴妃的脂香、華清池裡漂浮著鮮紅的芙蓉花瓣……這些景象曾經那麼真實且鮮明地存在。如今,只有曾目睹、侍奉過唐玄宗和楊貴妃的宮女,還在懷念那段輝煌歲月!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