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副刊

【轉角小確幸】外婆的樓房

◎楊崢

 廚房裡的香氣冒出來了,孩子們在客廳裡玩著大富翁,時不時的被叫進廚房嘗嘗滷肉和油飯的味道。

 「阿嬤,我覺得這一塊我還不太確定,可能要再一塊才知道。」小哆哆咬下一塊油亮亮的石踞滷肉後,嘴巴抿著又咂了一下,一臉專業認真地向外婆這樣說。

 傻外婆又去撈了一塊更大的,那蒜苗與石踞燉煮的香氣,感覺光用眼睛就能把滷肉饞化了。

 「感覺再配一口白飯,才能準確地知道這肉夠不夠鹹…‥」小哆哆話還沒說完,屁股就被踢了。

 「照你這樣試菜,不用等到阿姨舅舅他們回來,菜就被你吃完了。」小哆哆的媽將白菜滷端放在桌上,白了她一眼。

 今年過年,家裡很不一樣。

 外公過世已經五、六年,外婆一個人住在三層的樓房裡,子女讀書、工作、嫁娶都住外頭,全臺各地分散落戶,只有年節才能團聚。

 當初為了外公的病需要照顧,原本在南寮機場服務的小哆哆媽退伍,將孩子們拎回家鄉,先生沒多久也跟著回來,一家人在外公外婆家附近租屋,成為外公的機動救護隊。

 外公走了之後,外婆堅持一個人住,不投靠兒女,但小哆哆媽經常讓外婆幫忙接孩子下課,等她下班後再接回家,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從小一也接到小五了。

 二姨其實也住得不遠,但二姨家做生意,只有星期天才能到外婆家陪著喝杯咖啡、看齣電影。大阿姨和小舅舅就真的住得遠了,一年約莫就春節的時候能回來團聚幾天,這樣親親疏疏等待子女偶爾返家度假的距離,是外婆的日常。

 外婆以為,也許健康但寂寞的日子,就是她的晚年生活,但今年不太一樣。

 先是小哆哆家突然因為房東家生意被疫情拖垮,需要賣房子求現金挹注,所以一通電話就請他們馬上搬空,因為房子隨時都會賣掉。由於是外公五十多年的老朋友,當初並未簽訂租賃契約,即使詫異與震驚,一家四口仍是要找尋新的居住地,小哆哆媽失眠了一晚,接到外婆的電話。

 「回家吧,如果衡量可行的話,三樓就給你們一家人住。」外婆自然也是一夜無寐,當初堅持獨居就是怕孩子們因為房子的事爭吵,之前幾家偶爾回來,因為早已各自成家、居住習慣不同,難免會有小爭執,手心手背都是肉,子女衝突絕非老母親樂見,所以她寧願獨居,為偶爾回家的孩子們留點緩和的空間。

 小哆哆媽當下就哭了,風雨再大,父母始終就是無條件收容的避風港。

 消息一出,大姨、二姨和小舅紛紛支持小哆哆全家回外婆家同住,不斷給小哆哆媽打氣。

 於是短短二十天她們整理妥善,離開投注了許多心血打造的公寓,揮別冷暖人情,回到外婆的樓房。

 總是等待的外婆,再也聽不見東北季風拍打窗戶和縫衣針掉在地板的聲音,因為小哆哆和姊姊總是唱歌拌嘴嘰嘰喳喳,孩子的爸媽也總是圍繞在外婆身邊。

 大阿姨家的大哥哥聽說也突然要回家鄉服志願役了,放假就會膩在外婆家。

外婆的樓房從今年開始,每磚每瓦就要熱鬧了。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