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社論

【社論】前瞻建構多元防處 掌握認知戰場

 近日,社群平台出現一篇名為「2020我是空軍但我好累」匿名爆料,模仿第一線飛官口吻,批評當前國軍應對中共軍機擾臺的戰備作法,以及政府兩岸政策。多家電視台旋引用報導,相關新聞亦被大量轉載於臉書、Line群組與Ptt等更大型社群討論區。儘管空軍司令部發出澄清,爆料內容子虛烏有,係網攻假消息;然虛擬世界無遠弗屆,已對國軍造成嚴重傷害。

 仔細觀察此次假訊息影響模式,具備過去假訊息設定議題的傳播特色,即先以全匿名方式,在無須審核查證的社群平台爆料;接著在社群平台與傳統媒體間不斷轉傳,最後挾傳統媒體公信力,「洗白」匿名爆料缺乏證據的缺點,搖身一變成為經過專業新聞台背書的新聞,並在私密群組間引發廣泛討論。整個傳播流程,於短短數小時內完成,在相關單位澄清前,假訊息已觸及數十萬閱聽眾,對於媒體識讀能力較薄弱的閱聽人,影響甚鉅。

 從刻意傳播假訊息的一方來看,類此匿名爆料產生的連鎖反應,幾乎是零成本。一旦登上傳統媒體,即可撩撥正、反兩端民眾的情緒討論。此時,爆料的真實性,已不再是事件討論焦點。如若持續進行有組織、有系統假訊息攻擊,對臺灣社會相當負面,亦將加深社會大眾對政府的猜忌與不信任。

 進一步追蹤該則假訊息後續流向,中共官方色彩濃厚的媒體「網易」,在第一時間就以即時新聞方式,刊出《大陸軍機繞臺「只敢躲蔡辦喊臺灣價值」臺空軍飛行員快崩潰》報導;隨後,新浪微博等媒體也紛紛轉載。該則發文引發兩種評論,多數大陸網友首先認為,軍機擾臺是正確的事,已造成我國空軍焦慮,接續讚揚中共空軍戰力堅強。至此,一篇匿名爆料的貼文,已成為北京大內宣和大外宣操作工具,卑劣行徑,令人髮指。然當回頭查找社群平台的原始爆料,卻早已被刪除,找不到源頭。

 社群網路上大多數不實訊息,總希望藉由媒體產生誤導效果,因為讀者並無法判斷新聞內容是否真實。社群網站經常出現利用多重假帳號,在各大社群媒體產出、並散播假訊息,希望藉由不實新聞,獲得閱聽人的認同,「凝聚」虛假民意,並向外傳播。具特定目標的假訊息被刻意製造,藉由媒體或民眾未完整查證狀況,透過網路、社群媒體,不斷轉傳分享,快速形成惡性循環,因為資訊量大、速度快,就能以假亂真。也就是說,假訊息的目標對象,正是大量的跨平台傳播。面對此一挑戰,除了媒體識讀教育推廣外,政府也應從網路治理、事實查核與處理科技化等多元面向,加以因應。

 在網路治理面向,針對第三方查核機構認定的假訊息,宜與社群媒體平台合作,運用「降低觸及率」等屏蔽留言技術,合理審查遮蔽,以避免不斷轉傳影響輿論。查核澄覆則應結合第三方翔實查核澄清,運用網路留言即時回應,降低爭議擴大風險。相關部會可與Google、臉書、Line等官方,以及非官方、第三方團體合作,如「臺灣事實查核中心」及「新興科技媒體中心」等,以稽核和科學驗證方式,確保媒體傳遞的正確性,翔實查核及澄清,以遏止虛假訊息廣泛傳播造成傷害,並提高真訊息能見度;同時運用網路留言機制,以官方身分,直接對內容偏頗之留言,予以回覆與澄清,形成正向之輿論探討,避免不實資訊討論熱度擴大,降低對群眾的影響。

 至於處理方式科技化,則以快速辨認假訊息,為防制第一步。在數以千計媒體平台頁面中,以人工方式辨認假訊息相當困難;如何依賴人工智慧(AI)等科技,長期蒐集不同主題、不同來源的假訊息文本,建立假訊息的用詞特徵,開發AI機器人,主動辨識假訊息、提供預警,方能為相關部會取得較寬裕的預防處理時間。

 從此次假訊息事件看來,面對匿名的網路假訊息,要追查「散布者」並不容易。現代人因為資訊來源多元,接受資訊後,也極少思辨其真偽,讓錯誤訊息在同溫層群組內,如燎原般傳播。

 正因為氾濫的訊息大量出現,可能導致媒體公信力遭受破壞、影響輿論方向,同時也會使正確新聞失去應有公信力,危害閱聽眾知的權利,甚至影響社會民主信任基礎,因此政府的因應模式,應自單純推動媒體識讀教育,或依賴第三方查核機構基礎中,繼續向前思考。構建多元防處機制,方可在這場無煙硝的認知作戰中,掌握主動權。     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