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副刊

春節憶舊遊

(圖:林明理攝)
(圖:林明理攝)

◎林明理

 近兩年的年假,我選擇在東大門尋求好玩的套圈圈、打彈珠等遊戲攤販,或到美食街找到拔絲地瓜、捲餅、燒番麥、臭豆腐等解解饞。我特別喜愛「粿」,品嘗它的滋味,不是在它的香甜Q軟,而是由於吃的時候,不由得想起童年。每當除夕前一天,我都會守著母親,看她瞇起眼睛,坐在客廳的小竹椅上,剪著竹葉片,全心享受做鹹菜脯粿、紅龜粿的快樂神情。

 在下榻的旅館早餐前,隨意漫步到東華大學。哪裡來的這般風景,心頭跟著歡快光明。那冉冉升起的朝陽,為大地塗上了顏彩,而山歌仍在雲霧之間迴盪著。我瞥見了藍天,三五野鴿漫步,還有一片翠綠。在那一刻寧靜的感覺裡,我偏愛草坪上的彩繪河流,在景觀橋上佇立良久。我偏愛夢幻的東湖,樹林和多重魅力的建築,讓塵世的喧囂都遠離了。

 風舞山巒,陽光愜意。東湖像是思索中的詩人,看落葉紛紛,季節輪換的容貌。喔,恬靜的波光,多麼明澈!堆垛的雲朵夾岸數百步,人在畫中走,綠是一種顏色,山巒與翠樹映在理工學院大樓的中央悄悄地守候。霎時間,我拉近時空的鏡頭,調整錯落的焦點,它卻不停地按下快門……一個東部最美的大學,經常串起我兩地相思與閒愁。彷彿中,我聽到蒼鷺飛掠湖心的聲音,劃破眼前景色的靜默。

 臘冬之後,今晨細雨方歇,風藏在樹林裡,神祕而狂莽。黑色枝椏上的新葉,正注視著我,像個奇幻的修士。我從臺東站前偷眼望去,才片刻工夫,已不見雨痕;而熟悉的餐飲店前,昏黃的燈光似寂寞的小孩。

 故鄉的春節,每一憶及,就是幸福,而這眷戀是和母親手作的「紅龜粿」分不開的。那翻飛的記憶中母親的微笑,如無聲的雲朵,掠過心頭。那闊別已久的思念,使我像草葉上的露珠般顫動。

 我忽地想起德國詩人海涅在《新春集》裡的一首迷人小詩:「春夜美麗的眼睛,/它們的俯視如此宜人:如果愛情使你小器,/愛情又會將你提升。//那甜美的夜鷹/坐在翠綠菩提樹上歌唱;/當歌聲穿進我心靈,/心靈也伸展開來!」是啊,在我無數的回眸中,不管我立在何處,都將聽見一種曲調,那是水波激盪著我吟唱的地方。而我依然做著旅人的夢,夢裡用眼睛尾隨著飛逝的時光。在世界變動的人群中,我仍喜歡在湖畔的一邊站著,聽那些風聲和鳥鳴。

 再盼有朝一日踏上花蓮,尋找喚回我心頭的小村莊的記憶及最初的味道。我有一種隱約的願望,再一次邂逅,東湖的蒼鷺飛入我的眼眸……讓每一次偶遇,都是久別重逢,也是一種純然的喜悅。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