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社論

【社論】「一帶一路」藏陷阱 國際憂心忡忡

 近日澳洲媒體披露,中國大陸「WYW控股公司」計畫在距澳洲僅50公里的巴布亞紐幾內亞(簡稱:巴紐)達魯島,闢建新的海港與工業城「新達魯市」。儘管相關國家官方並未正面回應,惟巴紐作為「一帶一路」倡議合作國家,近年來,接受中國大陸投資興建國家電信基礎設施和「中國城」等建設項目,已陷入空前的預算赤字困境,必須持續向中國大陸融資,尋求債務重整,其處境實令各國憂心。

 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自2012年主政以來,極力提倡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」理念。其中,作為夢想實踐主要具體方案之一的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已於2014年提升為其「國家戰略」;透過重建「絲綢之路經濟帶」和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」,中共冀望打造以中國大陸為中心,並與世界經濟接軌之世界貿易網路。包括籌建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」(AIIB)、設立絲路基金,發展和中亞、西亞、南亞、東南亞、北非,以及歐洲各國之間的經濟合作關係,成為過去7年多來,中共對外拓展國力之工作重點。

 「一帶一路」倡議規模達到1.5兆美元,至今已和140個國家、31個國際組織簽署205份共建「一帶一路」合作文件,不僅中共高度重視,全球亦高度關注。然而,在中共積極爭取支持的同時,實際上也招致不少批評和質疑。其中,主要的問題癥結,多半聚焦在合作國家債臺高築,掉入「債務陷阱」危機,以及不時傳出計畫賄賂醜聞、投資建設關鍵基礎設施工程延宕,或是潛藏機密外洩高度風險,甚至遭指隱含政治野心,藉機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等多重疑慮。

 除上述的巴紐已然陷入中共「一帶一路」陷阱外,過去以來,包括位於中亞的哈薩克、吉爾吉斯;位於南亞的巴基斯坦、斯里蘭卡、孟加拉;位於東南亞的泰國、柬埔寨、緬甸、馬來西亞、印尼;位於非洲的肯亞、衣索比亞、坦尚尼亞等國,亦分別傳出大型或交通基礎建設工程拖延,或是積欠巨額貸款爭議。檢視這些紛歧的肇因可發現,其重大基礎工程建設皆由中共國營公司主導,且多數原料、勞工來自大陸,而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」和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」等國營銀行,則是主要的融資和放貸機構。因此,不只是受援的當地國家面臨工程延誤和債務問題,中共同樣必須承擔不小的金融壓力。

 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認知中,中共「一帶一路」倡議造成的國際問題,已被質疑是一種「債務陷阱外交」和「掠奪性經濟」行為。儘管中共對此一批評強力反駁,仍然凸顯這套向各國推廣的「區域經濟合作戰略」,其實隱含了政治、經濟和意識形態競爭三項意圖,值得深刻探究。

 首先,中共提出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主要意圖是在國際政治上突破美國的圍堵政策,減緩對其貿易、科技、金融領域競爭的衝擊。此外,也希望在地緣政治方面延伸其國家安全戰略,提高國際話語權,增加國際影響力。特別是印太地區,中共試圖凝集「一帶一路」周邊國家,建立能夠介入國際和區域重大安全事務之主導權。

 而作為目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中共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也意在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。為了投資開發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,中共力推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」,除了提供資金貸款之外,更重視和亞洲、歐洲、非洲之間的經貿投資往來。中共藉此鏈結國內經濟的投、融資項目,儘管國家金融體系必須承受外債償還問題風險,惟只要能夠進一步掌握「沿線國家」的重大基礎工程建設,以及包括能源、資源進出口、交通運輸節點設施之經營權,便能享有最大經濟效益。

 我們憂心,以「國家資本主義」為特色的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制度,不僅在意識形態方面和歐美「自由放任式資本主義」國家的經濟發展模式形成制度競爭,中共更要藉由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展現全球治理能力。近年來,中共著力於打造一個規避言論自由、民主和人權等基本價值觀之「中國特色」多邊建制,又提出「人類命運共同體」理念,目的皆在證明其制度的優越性,形塑宰制國際事務之態勢。

 世界正逐步進入後疫情時代,中共的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仍將面臨國際社會的多方質疑和褒貶不一的評價。目前全球政治經濟秩序亟待重整,產業供應鏈開始重組,其作法亦已開始調整。然而,我們可以預期,只要中共的戰略野心不改變,各種爭議和事端必然不斷,阻力也會一再增加,畢竟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。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