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寰宇韜略

【寰宇韜略】穩定日歐關係 助益美印太安全戰略(中)

日本與英國安全關係愈加緊密,脫歐後反開啟雙邊合作契機。圖為2016年,時任日英領導人的安倍與卡麥隆,利用G7峰會舉行場邊會議。(達志影像/路透社資料照片)
日本與英國安全關係愈加緊密,脫歐後反開啟雙邊合作契機。圖為2016年,時任日英領導人的安倍與卡麥隆,利用G7峰會舉行場邊會議。(達志影像/路透社資料照片)

◎李妤(譯)

(接上文)

 英法近年來展現對印太區域的興趣,同時為國際組織領導角色,而英國脫歐後,也增加日英雙邊合作的機會;儘管德國對印太聚焦有限,但在英國脫歐後,德國成為歐洲聯盟領頭羊,日本與歐盟關係也將影響印太局勢發展。北約作為傳統安全組織,透過日本與北約的關係,有助了解日本在全球安全環境的位置。

 英國

 英國展現欲涉足印太的意圖,引發日本共鳴;日本很早就決定透過英國,強化與歐盟的合作,儘管英國脫離歐盟後,不利日歐關係,但開啟日英雙邊合作契機。對日本而言,英國有許多值得效仿處,其一為戰略對話能力;與日本同為資源受限的島國,英國卻擁有全球極大影響力,而日本作為全球第3大經濟體,世界影響力卻相對有限。此外,日本自衛隊雖希望向美國陸戰隊學習,但兩者規模差距太大,陸自水陸機動團與其國防預算規模,反與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相近,更具參考性。

 2000年後,日本與英國才逐漸擴大安全合作,包含共同在伊拉克執行維和特遣任務等,2007年,時任首相安倍赴倫敦訪問,與英相布萊爾發表聯合聲明,正式擴大雙方安全合作關係,聲明並稱兩國關係「有史以來最好」,為「天生的戰略夥伴」等。2014年,前首相野田佳彥與卡麥隆發表聯合聲明,強調共同致力「捍衛公海、網路與太空等全球領域,並支持全球規範的國際秩序」。2017年,英相梅伊訪日,重申日英為全球戰略夥伴關係,稱對方是在亞洲與歐洲最親密的安全夥伴,攜手面對印太與全球的挑戰。

 ●實質互動與交流

 除國家領導人對話外,日本與英國2000年代以來部長級對話、安全會議與軍事訪問等交流頻繁,外交部也維持定期互訪。國防戰略對話為雙方提供針對安全議題討論的機會,包含軍備控制、北韓、烏克蘭等問題,進一步擴大雙方合作範疇;兩國並藉對話機會,建立安全合作架構,與促進國防工業交流與發展。

 日英國防交流,包含軍校學生與部隊交流,為日後雙方交流常態化,與軍事官員互訪奠定基礎。兩國也簽署多項重要國防合作協議,包含2012與2013年野田與卡麥隆,分別簽署國防合作備忘錄與情報安全協議,為兩國軍事設備與技術轉移鋪路。2017年,再達成「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」(ACSA),奠定未來兩國聯演與維和行動的合作基礎。

 2016年,英國皇家空軍派遣4架颱風戰機赴日本,與空自8架F-2與F-15戰機聯演,成為冷戰以來,英國戰機首次赴日本;也成為航空自衛隊首次與美國以外國家,進行聯合演訓,儘管日本海自與英國皇家海軍近年才展開聯演,但雙方海事交流由來已久。日本陸自與英國皇家陸軍之間實質演訓,同樣近年才展開,2018年10月,英國榮譽砲兵連(HAC)50名官兵,成為美國以外、首次在日本領土進行演習的外國部隊,為重要里程碑。

 對日本而言,與英國部隊的演習與交流,展現雙方對彼此安全利益的關注,嚇阻區域潛在威脅;透過軍事交流,也促進雙方作業互通性與設備、戰略熟悉程度。但日英尚未針對因應中共威脅,進行戰略性軍事聯演,仍局限在戰術與部隊交流。

 日英安全關係對唐寧街而言,有眾多優勢,包含確保英國在印太地區的利益。此外,英國立足印太地區,將增加在國際社會發聲的機會,並確保國際秩序規範,同時展現對傳統盟友—美國的支持,同時尋求與東京在軍事研發的合作機會,擴大國防工業版圖。

 日本與英國的主要分歧,則為對中共與俄國威脅的態度差異。英「中」貿易關係密切,使雙方關係更加複雜;英國與俄的關係,則在俄雙面諜斯克里帕爾和女兒在英國遭毒害事件後,一落千丈。但日本由於「北方四島」領土爭議,安倍政府尋求與俄總統蒲亭簽署和平協議,不願直接與莫斯科爭鋒相對。

 法國

 法國為唯一仍在印太擁有海外領土的歐洲國家,並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吉布地擁有基地設施,被認為具有「太平洋基因」(Pacific DNA),而隨著英國脫歐,日本也需要法國或德國,作為與歐盟聯繫管道,但柏林不願深入插手印太安全,使法國成為東京主要考量。

 日法關係,在19世紀才開始萌芽,1996年,法國親日派總統席哈克訪日,會晤時任日相橋本龍太郎,兩人同意雙方在國際議題上立場相近,應攜手合作;2005年,席哈克再與日相小泉純一郎,宣布建立針對國際安全與和平的「新夥伴關係」,但實質進展仍有限。2012年歐蘭德政府上台,開始積極在亞洲發展雙邊關係,扭轉前任沙柯吉的親「中」政策。歐蘭德2013年訪日,奠定日法間特殊夥伴關係的基礎,兩國同意進行政治、安全與經濟文化的雙邊交流,並正式將國防與安全問題納入議程。2019年,法總統馬克宏赴東京進行國是訪問,雙邊「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」(ACSA)正式生效,並更新日法合作路線圖,重申兩國在國際秩序的維護、國家安全利益上的共同願景,將攜手確保印太地區自由、開放與包容。

 ●實質互動與交流

 日法2014年起,定期召開防長會議或2+2會談,對雙方關係發展有重要影響,包含重申彼此在價值觀與安全挑戰上的共同立場及承諾,藉此機會研商安全、合作等議題,透過這些會議使日法關係持續鞏固。

 1960年代以來,日法之間政府機關人員及學生團體,持續進行交流與互訪,為日後外交與國防交流奠定基礎,兩國也針對機敏資訊保護、情報交流、科技與國防研發等領域,簽署多項雙邊協議,持續強化合作交流。而日法2018年簽署的ACSA,為日本簽署的第4份ACSA,將允許日本與法國武裝部隊共享國防資訊與硬體設備等,並展開強化兩國作業互通性的演訓與作戰行動。

 法國海軍自1961年以來,定期訪問日本,日本海上自衛隊多次與法海軍共同演習,在ACSA支持下,兩國能夠進行軍事與國防上交流,但難以達到日美或北約組織間的軍事連結程度。

 對法國而言,強化與日本關係有多項原因,隨著國際安全環境持續變化,擁有「太平洋基因」的法國,希望維持在印太地區的利益與安全。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與歐盟創始國,法國視自身為國際秩序的維護者,並積極鼓吹歐洲國家重視印太區域。

 法國視俄國、中共與恐怖主義,為對國際秩序的重大威脅,至於印太地區的安全挑戰,主要為北韓、南海爭議、航行自由遭侵犯,以及氣候變遷等。法國得透過北約等多邊機制,處理上述多數威脅,但法國直到歐蘭德政府執政後,才真正意識到中共威脅,法總統馬克宏甚至在2019年稱「歐洲天真的時代已經結束」,強化與盟國關係以抗「中」。此外,法國強烈意識與美國的雙邊關係,與印太議題息息相關,同時,法國也希望擴展日本之間的國防技術交流,並增加對日軍售。

 法國與日本的分歧,包含面對中共與俄國的態度,儘管法國承認中共對國際秩序構成威脅,但針對法「中」合作,創造雙方貿易機會等利益並不排斥,法領導人也鮮少公開反擊北京;相較日本,巴黎希望透過較低調的方式處理棘手的中共爭議。而從歐蘭德到馬克宏政府,法國對俄國抱持「堅定、對話」的態度,但法國內部仍持續對俄國議題存在辯論。(待續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