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寰宇韜略

【寰宇韜略】穩定日歐關係 助益美印太安全戰略(上)

◎李妤(譯)

 美國視「自由與開放的印太」為重要外交與國防政策,華府的印太盟友角色也日益重要,對美國全球戰略發展影響至深。蘭德公司2020年出版《愈加緊密的盟友》(Allies Growing Closer)報告,探討大國競爭時代下的日歐安全關係,與對美國的影響,並呼籲美國應在日歐關係等國際盟友間,扮演支持與調解的角色,藉此強化盟國凝聚力,以對抗俄、「中」與北韓等威脅。本報摘譯如後,以饗讀者。(編按)

 前言

 美國視日本為印太地區重要盟友,日本的對外關係影響其國家戰略,根據白宮2017年至2019年公布的3份官方文件,揭示華盛頓戰略目標,與日歐關係扮演的角色。

 2017年,美國《國家安全戰略》報告(NSS),華府重新將美國視為第一優先,並強調「大國競爭」時代再度來臨,中國大陸與俄羅斯在全球及區域的影響力增加,企圖挑戰美國,並直指俄、「中」透過降低經濟自由公平,促進軍事成長;利用控制資訊壓制民間社會,以擴張政權影響力。NSS指出,北京與莫斯科操縱國際秩序,因此華府「必須強化自身意志及能力」;美國應在大國競爭時代,透過與盟友及夥伴合作,以擴大影響力。

 五角大廈2018年《國防戰略》報告(NDS),承認美國正面臨日益複雜的全球安全環境,自由與開放的國際秩序遭受威脅,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局勢重演,並再度強調俄、「中」對美國造成的威脅,恐破壞五角大廈嚇阻威脅與侵略的能力。NDS還指出,除了強化美軍部隊戰力外,盟友及夥伴關係是美國重要安全支柱;揭示美國與印太地區盟友的關係,將直接影響美國嚇阻區域威脅的能力。

 2019年,美國國防部公布《印太戰略報告》(IPSR),將印太地區視為影響美國未來的最重要區域,如同過去2份文件,IPSR將中共與俄國視為主要競爭對手,直指北京試圖擴大自身政治、經濟與安全利益,「最終目標是在短期內,成為印太區域霸權角色、成為世界領導者」;俄國為了增加戰略利益及地位,也將不斷打擊美國地位與挑戰國際秩序。

 值得注意的是,IPSR揭露俄、「中」合作的可能性,恐使美國在印太區域面臨更多挑戰與挫折。報告除點名日本為印太重要盟友,也承認英、法等歐洲國家,在維持「自由與開放的印太」上,扮演關鍵角色;美國透過軍事力量維持安全與秩序外,還應與盟友及夥伴建立安全網絡架構,以共同的價值觀促進區域和平與穩定。

 美國透過上述3份戰略文件,揭示國家戰略目標,凸顯「全球再次進入大國競爭時代,美國與盟友合作才能捍衛共同利益」。而日本在印太區域的盟友角色對華府至關重要,日歐關係也直接影響美國在區域的影響力與利益安全。儘管上述文件為美國前總統川普執政期間所公布,在1月拜登政府上台後,華府對印太區域,以及視俄、「中」為最大威脅的立場應不變。

 接下來,將從東京角度出發,探討日本在印太地區角色與動機,接著探討日本與英國、法國、德國與北約的關係,最後一部分則是總結,與日歐關係對美國的影響與建議。

 ●日本作為美國重要的印太盟友

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政府2013年通過「國家安全戰略」,強調日本以「自由、民主、尊重基本人權與法治等普世價值」為基礎,與具備共同願景的國家合作,為外交政策核心之一。而安倍卸任後,繼任的菅義偉政府同樣秉持此原則,認為維護普世價值與國際秩序,與捍衛日本國家利益相符。

 日本透過NSS揭示3大國家安全目標:一、強化日本嚇阻能力,確保其存在、和平與安全;二、改善印太區域安全環境,降低對日本威脅,包含強化日美聯盟關係、促進日本與盟友間信任,與推動安全合作;三、透過鞏固基於普世價值與規範的國際秩序,維護全球安全環境。

 安倍政府透過2018年《防衛計畫大綱》(NDPG),亦明確指出中共與俄國,為試圖改變全球與區域秩序的競爭對手,北京不透明的軍事現代化、在周圍海域的霸道行為,以及對國際體系的挑釁,對日本而言,都是重大挑戰。

 此外,儘管NDPG亦提及俄國威脅,但篇幅遠較中共威脅少;日本承認俄國透過軍隊現代化,強化在國際上的強勢地位,並在烏東、克里米亞爭議上與西方國家爭鋒相對。但東京唯有在外界施壓,或美國已提出制裁的前提下,對俄國採取行動,主因為日俄「北方四島」的領土爭議至今未解,日方尋求與俄國協商。

 針對「自由與開放的印太」(FOIP)願景,日本有3大目標:一、維護國際秩序與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,包含自由貿易、航行自由與法治等原則;二、加強區域內部連結,促進經濟繁榮;三、對威脅區域和平穩定的任何威脅,做出必要回應,亦包含人道救災、維和行動與反海盜等非戰鬥支持。對日本而言,與歐洲國家關係有助達成上述目標,從官方文件也可看出,東京基於共同價值與互信,與歐洲盟友建立關係,並參與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」(NATO)等國際社會。

 至於驅策日本參與國際社會,與英、法、德國之間往來的動機,包含:

 一、維護國際秩序:日本體認到無法以一己之力,維護國際秩序與安全,與他國合作符合日本的國家利益。

 二、展現對美國支持:日本視美國為重要盟友,儘管川普執政期間,日本官員對川普「不了解美日聯盟價值」表示擔憂,加上美國與歐洲各國關係緊繃,更使日本轉向歐洲尋求合作。但東京深信一旦區域衝突爆發,美國才是日本關鍵盟友。

 三、擴大國防工業機會與知識:美日長期透過各式軍演、軍售案與合作開發等,保持密切國防合作,日本在國防與安全事務上,主要參考對象也是五角大廈。然日本同時希望向歐洲國家尋求不同技術與合作,且日本與歐洲同樣視俄國為威脅,歐洲經驗可作為日本國防戰略的參考。此外,日本深切了解,若只仰賴與美國的國防合作,恐無法擺脫國防產業困境,因此須擴大與歐洲合作。

 四、增加歐洲國家對印太安全挑戰的認知:儘管由美、澳、紐、加、英國組成的情報共享機制「五眼聯盟」,近期考慮納入日本,但目前日本仍缺乏類似情報共享管道,因此透過與英、法等國雙邊合作,日本將增加參與國際社會與資訊共享的機會。日本還希望說服歐洲,關注印太區域事務;過去歐洲僅聚焦與印太的經濟連結,日本希望透過安全對話與國防交流,使其了解印太區域所面臨挑戰,以及對全球影響。(待續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