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寰宇韜略

【寰宇韜略】完善反無人機作為 降低安全威脅(下)

◎蔡馥宇(譯)

(接上文)

 防禦性反無人機思考

 從空防的角度看,載人飛機與無人飛機本質上是相同的,無論其任務性質與大小,同樣都是負責執行任務的載台,防禦方最重要的反制作為,就是阻止其在己方特定範圍內遂行任務,所以乍看之下,反制載人機與無人機的思考,可說十分接近。

 無人機與傳統航空系統最大差別,在於有無設置飛行員席位與相關設備,正因如此,無人機可以採用完全以遂行任務為核心(而非為了讓飛行員有效駕駛)而設計,但本質上無人機設計無法跳脫物理定律:愈強大的功能,就需要愈大的機體容納,也需要更強力的推進系統讓其飛行。

 傳統上,執行防禦任務時有3種可能的消除敵威脅方式:打擊敵機機體本身,或反制其執行任務所需的酬載(如感測器或武掛),甚至直接打擊敵機單位的後勤能力。對抗無人機時,並不例外,但這也凸顯在執行防禦性反無人機行動時,無論當時的任何作為,都自然地會遵循所謂「殺傷鏈」,即F2T2EA(搜索find、識別fix、追蹤track、標定target、接戰engage、評估assess)的邏輯過程。

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打擊敵無人機機體本身,或反制敵無人機執行任務所需酬載,或是直接打擊敵無人機單位的後勤能力之外,執行反無人機任務時,還有另外3個目標選項—指管組件、操作者與指管通信鏈結裝備。這3個目標選項,都能在未破壞敵機本體前提下,造成無人機的失能,或者抑制無人機遂行任務的能力。

 值得注意的是,隨著多領域作戰趨勢日益明確,北約與其他國家逐漸將無人機防禦,納入傳統防空體系內,固然反無人機任務將會在分層防空系統中,扮演一定角色,但這也代表未來的各種防空系統,無論是防空飛彈、機砲,乃至於導能武器或電子反制系統,將會具備更快速的接戰與跨領域、跨載台的對抗能力,藉此有效扮演好傳統防空與反無人機的角色。

 此文特別強調,無人機不再是新興技術,任何擔任防禦的一方,都必須認真地將反無人機能力納入自身防禦體系中,並且提前確認潛在敵方無人機的功能、戰力,以及己方防空系統對抗無人機的效能,進而分析己方反無人機的能量、增加防禦能力(尤其是第一線部隊的反無人機能力),或是透過偽裝、欺敵等被動方式,對抗敵無人機的情監偵能力。

 攻勢性反無人機思考

 如前文所述,愈來愈多潛在對手已研發或掌握了無人機技術,構成愈來愈嚴重的威脅,以2016年10月至2017年中的摩蘇爾之役為例,由於防守方「伊斯蘭國」(IS)大量部署與使用無人機,並且透過系統化策略,將商用或消費型無人機,轉變成軍用無人機,甚至透過有效管制,建立專門的無人機操作與前進觀測單位,也讓其對進攻主力—伊拉克軍警與庫德族民兵造成嚴重威脅。

 解決這些威脅的最佳方式,就是在這些系統發揮最大戰力前,就以空中阻絕(Air Interdiction, AI)方式先行排除,不只能有效打擊敵方未起飛的無人機、指管設施與後勤裝備,亦可先期重挫敵方反無人機能力,確保我方無人機有效遂行任務。

 根據北約定義,空中阻絕是一種空中打擊作戰形式,尤其針對尚未對我方造成威脅的敵方目標實施打擊,藉此轉移、破壞、遲滯、降低或摧毀敵軍的軍事能力,進而降低、甚至破壞其對我軍作戰的能量。值得注意的是,傳統的空中阻絕,主要是透過物理性的破壞敵軍裝備、殺傷敵軍有生力量,但新世代的空中阻絕,不只呈現物理破壞效果,同樣對敵軍的指管與應變,乃至於敵軍對我方認知的研判產生衝擊,與單純破壞物理資源幾乎同等有效。

 當然,具備空中阻絕能力的資產相對有限,因此幾乎所有的空戰指揮官,都必須針對被打擊目標,依其關鍵與敏感程度,安排先後順序,並且優先打擊任何能提供己方最大優勢的敵方系統。

 在利用空中阻絕打擊任務對付敵方無人機的前提下,以下目標將成為優先:打擊在地面上的敵方無人機,讓其再也飛不起來;打擊敵方無人機的起降與回收設備,阻止其再次出動執勤;打擊敵地面管制站台,有效破壞敵方無人機單位指管體系;打擊敵方無人機通訊設施,在阻止敵方無人機與操縱者或地面站台通聯同時,破壞其作戰體系,最後則是打擊敵方無人機的後勤設施,包括維修、補給等地點。

 值得注意的是,前述目標通常都會受到高度整合的防空系統保護,而且在穿透敵空防及發起空中阻絕打擊任務前,己方空軍戰力必須要先行掌握空中優勢。某種程度上,空優是現代空中作戰的關鍵因素,因為其能夠阻止敵方對己方資產的影響,進而保持行動自由。

 除此之外,空中阻絕打擊任務的有效性,亦取決於發起打擊一方的作戰環境,是否能夠即時且精確地獲得目標情資,進而先行發動空中打擊,阻止或降低敵方無人機活動,進而達到反無人機目的,並且打擊敵軍士氣。

 結語

 無論在軍用與民用領域,無人機已成為各國軍方與執法單位必備利器,同時,反無人機能力也同樣成為不可獲缺的能力,大多數情況下,軍用反無人機能力的本質,是為了遂行作戰而設計,通常無法在和平時期使用;相對地,和平時期由執法單位主導的反無人機作為,也難以因應衝突時期強度。因此,此文多次強調,單一的反無人機策略,或戰術、技術,並非萬靈丹,北約各國不只需要透過軍事的攻守手段,思考反無人機策略,還需與民間執法機構整合,才能有效完善反無人機作為,降低平時與戰時的無人機威脅。

(完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