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寰宇韜略

【寰宇韜略】完善「反無人機」作為 降低安全威脅(中)

◎蔡馥宇(譯)

(接上文)

 無人機威脅的實例

 早在2013年,無人機就已成為維安與安全隱患,2013年9月15日,在德國德勒斯登的選舉造勢場合上,一架Parrot AR型4旋翼無人機,不只在周邊飛行,甚至距參與這場造勢的德國總理梅克爾,只有幾公尺距離,最後無人機撞毀在舞台上,幾乎就落在梅克爾的腳邊,倘若該無人機裝有爆裂物,將產生重大損害。德國警方迅速地發現無人機操作者,且以干擾公務等罪名,將其拘留。

 2017年8月,一名業餘攝影師以大疆(DJI)Phantom無人機,試圖拍攝在蘇格蘭英佛高登港口停泊的「伊麗莎白女王號」航空母艦,但拍攝過程中,因空中風速過高,無人機啟動自我保護機制,「降落」在「伊麗莎白女王號」飛行甲板上,隨後該名攝影師將無人機飛回,自知「破壞規則」的他,隨即向警方自首。

 2018年8月4日,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宣稱暗殺者利用2架大疆(DJI)M600型無人機,每架無人機載有1公斤C4炸藥,試圖在委國閱兵式上執行暗殺任務,由於暗殺企圖欠缺證據,各方對此說法都有疑竇,多國甚至要求獨立調查,但倘若屬實,這將是史上首例企圖利用無人機暗殺國家元首的事件。

 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間,倫敦近郊的蓋威克機場,因無人機屢次進入航道,影響飛安,導致一度關場,近千航班被迫取消,影響旅客人數達14萬人次之譜,警方雖然調查認為,事件與恐怖攻擊無關,也非國家支持的破壞行動,但已知這段期間有多名「對機場有相當了解」的嫌犯,投入多架無人機進行干擾。

 2019年9月14日,沙烏地阿拉伯的主要煉油設施,遭到來自伊朗支持的青年運動叛軍,以無人機與巡弋飛彈攻擊,導致嚴重破壞,沙國每天的原油產量銳減570萬桶,相當於全球5%,不過聯合國調查認為,在這次攻擊中,使用的巡弋飛彈與無人機,其打擊範圍相對較短,不太可能是從葉門領土發射。

 預防性反無人機作為

 傳統上要反制各種武器威脅,除了建構有效攔截或反擊敵方武器威脅的反應性作為外,最釜底抽薪的方式,就是透過預防性措施,預先「消除或減輕」敵方武器威脅,無人機也不例外。

 對國家或政經決策者而言,預防性作為比起反應性作為更具優勢,如果成功的話,甚至可以減少反應性作為的需求,而且無須被動因應威脅與攻擊,可以透過事前計畫,有效進行嚇阻(deterrence)、抑制(suppression)與避險(avoidance)。

 在嚇阻方面,顧名思義就是透過威嚇手段,有效阻止敵軍或平民使用無人機系統,進而消除無人機威脅。換言之,嚇阻作為將讓敵方或一般無人機使用者,在造成威脅時,遭遇足以讓其放棄使用的負面影響。誠然,要阻止敵軍使用無人機,相對有其困難度,畢竟這些系統能帶來重要的軍事優勢,但如果敵方軍事預算受限,或者己方具備有效防空體系,讓其無人機戰術得不償失,就能產生足夠的嚇阻作用。

 倘若無法嚇阻敵方或平民使用無人機系統,下一步就是抑制其進入北約與相關管制空域的能力,進而阻止其遂行目的─無論拍攝照片,或是製造破壞。北約現有防空與電戰能力,將是抑制行動的關鍵,可利用空中攔截手段,或針對敵方無人機地面設施與網路的攻擊,阻止敵方無人機系統的部署,一般電戰手段,亦能對付消費型與商業用無人機。當然,和平時期的北約各國軍隊,不太可能以實彈直接破壞入侵北約禁區的民用無人機,但可立法限制相關操作區域,減少問題產生。

 如果無法嚇阻,抑制也失敗,就必須避免或降低無人機威脅帶來的損害。值得注意的是,長期的反恐戰爭,加上冷戰結束至今,將近30年欠缺空中威脅,導致北約對於應對空中威脅的戰術、技術與程序已經落後。因此,北約必須重新正視無人機新型空中攻擊,並且在野戰部署時,必須針對無人機與其配備的現代感測器技術有效應對,減少軍事設施與關鍵基礎設施的雷達與紅外線信號,進而強化對設施與官兵的保護。

 反應性反無人機作為

 無論進行多少預防性反制作為,總有嚇阻、抑制與避險都不管用時,這時就是被動性的反應性作為登場時刻,須經過偵知威脅、決策,與排除威脅等3個過程。

 偵測是一切反無人機對策的前提,必須確定威脅的種類、數量、方向及可能目標,為了增加後續反應時間,能愈早偵測到威脅愈好,因此需要動員情監偵體系,偵測與識別無人機威脅。最重要的是,相關情監偵任務不應僅限於無人機本身,應將無人機系統所有元素與組件納入偵測範圍,這代表除了偵測無人機機體的雷達外,亦須透過信號情報(SIGINT)等電磁頻譜偵測技術,偵知其存在與威脅;由於絕大多數無人機指管系統,都是隨著通訊科技而更新,相關偵測能力亦須持續更新,甚至透過立法程序,敦促消費與商用無人機廠商公開相關資訊,幫助軍方與執法機構檢測與識別違法無人機的操作。

 在偵知威脅後,將由北約內部決策者決定處理方式,由於攔截威脅的時間日益縮短,北約各單位需要討論是否調整與加快相關決策程序,並納入所有官兵一般訓練課程中,藉此減少應變時間的浪費。除此之外,由於絕大多數北約國家軍方在和平時期,不具執法權,因此如何在決策後,快速且有效尋求執法機構的協助,以及相關職責劃分,都成為重要議題,需要事先規範與協調。

 在偵知無人機威脅,並且進行決策後,才會展開排除威脅程序,而這段才是一般人認知的反無人機。但排除無人機威脅,不只是傳統的防空交戰,可能還需要採取行動,打擊敵方除了無人機機體以外的無人機系統組件,如通訊、指管,乃至於地面站台。這代表除了傳統的動能武器(防砲、飛彈)外,電戰、網路等「軟殺」作為同樣重要,且能讓排除威脅程序作為更加平衡。此外,攔截無人機系統的成本效益評估也很重要,許多不再適合用於高強度防空作戰的舊型防空系統,反而有可能成為出色的反無人機武器選項。

(待續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