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國際瞭望

【國際瞭望】美日同盟新趨勢 肆應「中」朝威脅

來自美、澳、加、印、日5國的岸基航空巡邏單位,1月12日在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聚首,展開年度「海龍」聯合反潛演訓,強化反潛巡邏、電戰與跨國聯戰默契。(取自DVIDS網站)
來自美、澳、加、印、日5國的岸基航空巡邏單位,1月12日在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聚首,展開年度「海龍」聯合反潛演訓,強化反潛巡邏、電戰與跨國聯戰默契。(取自DVIDS網站)

◎胡敏遠

 1960年,美、日雙方簽訂《安全互助條約》後,兩國不斷強化軍事合作,進而發展為《美日安保條約》,雙邊軍事合作隨著亞太地區國際戰略環境的演進,變得更加鞏固。美、日軍事同盟已超過一甲子,期間歷經冷戰與後冷戰時期的考驗,更是維繫亞太地區穩定的基石。日本的國家安全也因美國保護,得以全力發展經濟,並在上個世紀80年代創造「日本第一」的經濟奇蹟。

 政黨輪替 雙邊關係隨之轉變

 對美國而言,日本在《美日安保條約》運作下,儼然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代理人,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布局,助益良多。該條約已從軍事安全面向,發展為美、日全面性的戰略合作關係。然而,前美國總統川普常以實質經濟利益作為治國基準。美國長久以來,將日本視為維護在亞太地區權力平衡的槓桿,川普政府卻將此價值視為商品,進行議價,尤其在軍費分攤上不斷與日本討價還價,美、日同盟的裂痕因而愈益擴大。但在安全問題上,日本因面對中共、俄羅斯、北韓等強鄰環伺,東京只能在美國的施壓下,仍保持與美國緊密的軍事合作關係。

 隨著拜登政府就任,美、日同盟關係將重新出發。新同盟的發展趨勢,聚焦雙方如何因應亞太地區的新威脅,與建構更具防護力的飛彈防禦系統。美、日同盟關係對日本在亞太地區的安全與國家戰略發展,更具新的意義,實值研究。

 強敵環伺 日積極外交衛國安

 長久以來,日本極為重視同盟關係的維繫,因為美、日關係為日本國安、外交與經濟發展的基石。冷戰後,蘇聯垮台,使得長期以蘇聯為敵的同盟關係出現動搖,加諸美國的戰略重心也從亞太轉向中東的「反恐」戰爭上,致出現疏離感。

 1998年,北韓發射中程洲際飛彈,飛越日本國土上方後,掉入東日本海,日本國安出現重大危機。加上中共的經濟、軍事與政治實力快速崛起,日本在亞太地區的權力、地位與影響力,受到挑戰。日本深刻體會須與美國密切合作,較能嚇阻北韓的飛彈威脅、遏制俄國對日本北方的挑釁,以及對抗中共的快速崛起。為達成上述目標,日本認為捍衛國安的途徑無他,唯有打造更堅固的同盟關係,以及更為積極的外交作為,才是日本應該追求的國家目標。

 主動防禦 日軍購精密武備

 隨著拜登政府上任,與同盟的關係也可能與川普時期不同。拜登極可能重回歐巴馬時期的國防與外交路線,如拜登所言,上任後,將結合盟友的力量,共同制止對美國及盟友造成的威脅。在亞洲,美、日的共同敵人為中共,拜登希望以美、日合作方式,把中共嵌入國際機制規範內,降低中共崛起速度,以及確保日本在亞太地區的安全與利益。

 美、日同盟發展的新趨勢,將朝向因應亞太地區新威脅,與建構更具防護力的飛彈防禦系統等。在因應新威脅上,主要是針對北韓和中共,日本除繼續強化與美國的軍事合作、購買更多元、更高端的軍事武器外,還會擴充在全球舞台上的角色與分量,日本的安全政策自然涵蓋新的海外活動,並與既定夥伴國家(印度、澳洲、越南等)發展更深層的合作關係。

 在經濟安全上,日本愈加需要參與更多的多邊經濟貿易合作機制,如擔任《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》(CPTPP)的領導國。唯有不斷擴大與強化多邊合作的自由貿易,方能確保日本的安全與發展。

 在研發戰區飛彈防禦系統上,日本的國防政策,乃以防衛國土為目的,針對來犯之敵施予主動打擊,屬防禦性戰略概念,日本防衛省稱之為「主動防禦」(Active Defense)。日本要向美國購買更精密的武器裝備,包括109架F-35匿踨戰機、建構陸基神盾飛彈防禦系統,以及加強海軍戰艦與潛艦作戰能力。對美國而言,與日本共同建構陸基神盾系統,可減輕美國在東北亞的軍事壓力,讓海、空軍兵力得以轉至南海或印度洋。此外,倘若平壤朝日本或關島、夏威夷發射飛彈,神盾系統也會在攔截作為上,發揮重要功能。

 多邊合作 強化穩固印太戰略

 安倍晉三已於2020年9月辭去首相職務,接任者為安倍任首相期間的官房長官菅義偉。基本上,菅義偉的國防與外交路線仍會遵循安倍原有路線,持續強化與美國的同盟關係。 

 隨著拜登的新政策指導,美、日同盟關係將會更加完善與鞏固。據多家日媒報導,日本政府當前正積極與拜登政府建立關係,因為一個強大的美國,可降低地區爆發戰爭的風險,對日本國家安全的保障,更可藉由兩國的同盟關係,彼此獲益。

 如同菅義偉所言:「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構想,已成美國在印太地區整體的戰略設計,與此相關的戰略計畫,應該不會因總統換人而改變。」值得注意的是,美國民主黨在過往的執政,強調多邊合作的經貿往來,美國與日本已於2020年1月完成貿易協定簽署及生效,且拜登在競選期間,曾主張美國應重新協商加入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》(TPP),對兩國的經貿合作與相互關係,有極大助益。

 結論

 近年來,隨著中共對日本周邊海域威脅日益升高,中共海上民兵在東海地區採取計畫性的灰色地帶行動,以及北韓在核武與飛彈科技上的大幅進步,都讓亞太地區的安全情勢嚴重惡化。日本為提升美、日同盟關係,更強化了與印太戰略其他盟邦國家的軍事合作。

 未來,美、日同盟關係的發展趨勢,會焦聚於降低中共軍事崛起的威脅,以安定美國在亞太地區盟邦國家的信心;美國也會強化與日本的軍事合作,其中又以建構更為強固的陸基神盾飛彈防禦系統為要,美、日雙方的安全戰略利益,將可獲得更大的絕對收益。(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所教師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