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戰史回顧

【戎裝名人錄】美空中兵力建築師 范登堡上將

◎雲陽

 霍伊特‧范登堡(Hoyt S. Vandenberg)於1899年1月24日,出生在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市。父親威廉‧范登堡是一家書籍裝訂公司的老闆,叔叔阿瑟‧范登堡原在密西根州大湍城從事報業,後來成為美國參議院共和黨議員。霍伊特‧范登堡與家人於1910年移居麻薩諸塞州的羅威爾,在羅威爾成長的范登堡熱中各種體育活動,高中時曾參加棒球、足球、曲棍球、高爾夫和田徑運動。他也相當喜愛童軍活動,最終如願取得美國童軍最高等級的鷹級童軍。1916年夏天,范登堡因參加在紐約普拉姆島舉行的普拉茨堡少年營,激發他對軍事的興趣。在華盛頓特區哥倫比亞大學預科學校勤奮學習,加上長輩的政治影響力,讓范登堡得以進入西點軍校。1923年畢業後,范登堡以少尉官階進入陸軍空中勤務隊。

 飛行訓練經歷完整

 同年,在德州布魯克斯飛行場完成初級飛行課程,次年在德州凱利飛行場完成高級飛行課程訓練後,范登堡獲得首次任命,在凱利飛行場第3攻擊大隊擔任第90攻擊中隊中隊長。1926年,時任中尉的范登堡曾支援參與派拉蒙電影公司拍攝的默片《機翼》,在劇中擔任特技飛行員,該片後來獲得第1座奧斯卡金像獎。1927年,范登堡奉命前往加州,擔任馬奇飛行場航空大隊初級飛行學校教官。1929到1931年,范登堡在夏威夷斯科營區第6追擊機中隊任職,負責中隊指揮職責。之後在德州倫道夫飛行場,再度擔任教官2年後,范登堡進入阿拉巴馬州麥斯威爾飛行場航空大隊戰術學校,1935年畢業後晉升上尉;隨後又進入堪薩斯州列芬沃斯堡指揮參謀學校深造1年。不久後再進入陸軍戰爭學院深造,於1939年畢業後,在航空大隊參謀長辦公室計畫處任職。1940年3月,范登堡晉升少校,被獲指派擔任亨利‧阿諾德少將的參謀,協助制定陸軍航空大隊在二戰期間的戰略部署計畫。1941年11月,范登堡晉升中校,1942年1月晉升上校,2個月後被任命為航空大隊參謀部作戰訓練官。

 二戰參與規劃歐洲空戰行動

 1942年6月,范登堡奉派前往英國,協助策劃及組織進軍北非所需的空中兵力。此後,范登堡被任命為第12航空隊指揮杜立德少將的參謀長,協助執行支援火炬行動的空中攻擊任務。12月3日,范登堡晉升美國陸軍准將。1943年2月18日,范登堡升任西北非洲戰略航空軍參謀長,在北非戰役期間,多次配合任務,搭機飛越突尼西亞和義大利的薩丁尼亞、西西里島和潘特勒里亞島等敵區,因表現優異獲頒銀星獎章及傑出飛行十字勳章。

 1943年8月,范登堡返回華盛頓特區,擔任航空隊司令部副參謀長。次月,奉派擔任美駐蘇聯大使阿弗雷爾‧哈里曼特使團,飛往蘇聯的空中任務負責人,直到1944年1月才返回美國。1944年3月,范登堡晉升少將,奉命前往英國,擔任皇家空軍元帥亞瑟.泰德爵士領導的聯合遠征空軍副指揮官,並兼任負責指揮聯合遠征空軍轄下的美軍。1944年8月,范登堡領導策劃針對進軍歐洲的戰術空中支援計畫,並從路易士‧布雷頓中將手中,接任指揮第9航空大隊。由逾4000名人員組成的第9航空大隊,為盟軍地面部隊,尤其是巴頓中將的第3軍團,提供緊集的戰術支援掩護,同時也為第8航空大隊戰略轟炸機護航。1945年3月,范登堡晉升中將,於5月返回華盛頓特區,7月被任命為陸軍航空軍作戰副參謀長。1946年1月,范登堡被任命為總參謀部情報處長;6月,成為中央情報總監,亦即1947年成立的中央情報局實際負責主官,不過這項職務為暫代性質;1947年9月,范登堡重回空軍體系,準備擔任更高階職務。

 戰後堅定爭取空軍發展

 美國空軍於1947年9月正式脫離陸軍,成為獨立軍種,范登堡就任副參謀長,10月1日,晉升空軍上將。1948年4月,他接替卡爾.史巴茲出任空軍參謀長。1948至1949年柏林空運,和1951至1953年韓戰等關鍵事件,擔任美國空軍首長的范登堡,都發揮重要的指揮調度作用。在空軍與海軍的「航艦對抗基地」爭執中,范登堡是堅定支持空軍的領導人物。在《武裝部隊統一法案》爭議中,范登堡則是統一的擁護者。他指出,空中兵力無法單獨贏得戰爭,「空軍是陸海空團隊的一部分,在團隊中,不會有任何一支部隊比其他兩支部隊更重要」。

 韓戰爆發時,因為杜魯門總統和國防部長路易斯.強生的預算削減政策,造成美國空軍差一點無法執行投擲原子彈的任務。備感挫折的范登堡,自認只是在領導一支無足輕重的「鞋帶空軍」。不過他在參謀長任期,仍不遺餘力推動美國空軍的現代化,包括火箭的發展、電腦的普及、熱核彈的試驗,以及全面轉型為噴射機隊等重要工程。他還拔擢多位日後成為空軍重要將領的人才,包括戰略空軍司令部的寇蒂斯.李梅上將、駐歐的勞里斯.諾斯塔上將、駐韓的奧托.魏蘭德中將,以及柏林空運操盤手威廉‧透納少將。

 提升美空軍戰力 因應蘇聯威脅

 1952年4月30日,范登堡獲杜魯門總統提名,延任空軍參謀長14個月。范登堡在任職最後一年,努力為麾下143支聯隊的美國空軍提升戰力,他意識到蘇聯的威脅不斷成長,他對此提出警示,表示擁有規模如此龐大軍力的國家,必然會對美國和自由世界的安全構成威脅。

 不過范登堡在最後擔任空軍參謀長期間引發爭議,當時他公開反對美國國防部長查爾斯.威爾森削減空軍預算50億美元的提議。范登堡為空軍辯護,爭取預算,他堅稱,若按照威爾森的預算削減政策實施,將使空軍兵力弱化到遠遜於蘇聯的程度。他指出,這是阻礙空軍發展的另一種「開始停止」計畫案例。然而范登堡最終仍未能阻止預算遭削減,他於1953年6月退役後,空軍的預算隨即受到縮減。儘管他的一些規劃因此未能獲致成果,但讓他欣慰的是,在他任內,美國空軍的規模已擴大一倍。

 范登堡於1953年6月30日退役,由當時的空軍部長哈洛德.塔爾博特頒發傑出服務勳章。哈洛德表示,范登堡是「當今強大空中兵力的主要建築師」和「出色的空中戰略家」。范登堡退休後不久,即為先前被診斷出的癌症重創,於1954年4月2日過世。

 外型出眾引關注 身後備受敬重

 范登堡軍事生涯巔峰時期,外表看來比實際年齡輕且略顯稚氣,加上外向的性格,常使他受到缺乏經驗和威望的誤解。范登堡外型出眾亦引發關注,曾登上《時代》和《生活》等雜誌封面。《華盛頓郵報》也以「整個華盛頓特區不可能出現如此英俊的男人」,來形容他。著名女星瑪麗蓮‧夢露曾坦言,喬.迪馬喬(大聯盟選手)、愛因斯坦和范登堡,是3位她最希望一起被困在荒島的男人。

 1958年10月4日,位於加州隆波克市庫克營區的飛彈暨航太基地,更名為范登堡空軍基地,紀念他對空軍的貢獻。1963年7月,美國海軍部署在大西洋東岸太空飛彈場的實驗船T-AGM-10,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重新以范登堡命名。美國空軍學院學員宿舍,也命名為范登堡大廳作為紀念。(作者為軍史作家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