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軍事論壇

【軍事論壇】美軍AIAMD攔截網 飛彈防禦一體化

以色列鐵穹(Iron Dome)防空系統將納入美國空中與飛彈防禦架構,首批交貨時間在2020年9月,並於2021年1月交付第2批。(取自Rafael網站)
以色列鐵穹(Iron Dome)防空系統將納入美國空中與飛彈防禦架構,首批交貨時間在2020年9月,並於2021年1月交付第2批。(取自Rafael網站)

◎翁予恆

  2020年6月,美國會要求將以色列鐵穹(Iron Dome)防空系統納入美國空中與飛彈防禦架構,且必須與「陸軍整合式空中與飛彈防禦」(AIAMD)相容。陸軍將整合各系統,在複雜防空作戰中,確保重要軍事設施安全。以色列已於2020年9月及2021年1月,向美國交付2批「鐵穹」防空系統。

  整合式防空之重要性

  一、消弭防空死角

  囿於空中威脅防禦困難,地面防空作戰須重層部署大量感測器與攔截器,以增加雷達涵蓋與攔截機率。美國陸軍空中與飛彈防禦架構分為3層,第1層為間接火力防護,包含鐵穹、雷神天獵及洛馬小型擊殺飛彈等,負責近接防禦;中層為短程野戰防空,例如復仇者與哨兵雷達,目標為中低空旋翼機或巡弋飛彈;最外層為中高空防空系統,例如愛國者與薩德系統等。然各系統若無法資訊共享,將造成死角,無法發揮綜效。

  二、加速情資傳遞

  過去美陸軍各防空系統情資無法共享,例如愛國者 2型所用的AN/MPQ-53雷達,就無法與愛國者 3型交換資料。換句話說:愛 2型所偵測目標,若因能力限制無法攔截,但也無法迅速交由其他單位處理,導致延誤戰機。

  三、彈性靈活指管機制

  整合後將成為「網狀化」防空系統,各防空單元串並聯成一體化網絡,即時分享情資與共同圖像,並由中心之接戰指揮所(EOC)實施目標辨識、軌跡追蹤等,再採「混合」、「配對」等方式,指定攔截單位與備援措施。且因「網狀化」,任何單位戰損或資訊鏈路中斷,皆可迅速由其他單位接替,維持防空系統完整。

  四、支援多領域作戰

 整合各領域之防空作戰,使敵無法預判加以防範,創造「機會之窗」,大幅增加作戰效能。

  五、節省攔截資源

 依美軍規範,須以2枚飛彈攔截目標,以增加擊殺率。但若目標為低價值目標,攔截成本將過高,因此整合式防空,可以指定最符合效益單位接戰,節省資源。

  AIAMD發展歷程

  一、從BMD至AIAMD

  回顧1983年雷根時期的戰略防禦倡議,美國將國土防禦架構延伸至全球布局,並於1993年成立彈道飛彈防禦機構,後於2002年更名「飛彈防禦局(MDA)」,專職「彈道飛彈防禦策略」(BMD),著手部署各類型防空系統於世界各地。然威脅來源日趨複雜,必須建構堅實且效益性的防空架構,因此提出「整合式空中與飛彈防禦概念」。其中心發展藍圖為「網狀化」架構,強調「即連即戰」功能,以作到「情報分享」、「彈性編組」、「靈活接戰」與「簡化程序」,在此規劃下,陸軍遂成立專案辦公室,負責「陸軍整合式空中與飛彈防禦」(AIAMD)。

   二、IBCS為AIAMD核心

  整合式空中與飛彈防禦指管系統(IBCS)乃AIAMD大腦,負責指揮與管制所有連結防空系統接戰,重要開發節點如次:

 2010年:諾格工業贏得合約,並展示系統原型。

 2013年:成功整合愛國者與哨兵雷達情資。

 2015年:開發整合式接戰中心。

 2016年:成功以愛國者與哨兵雷達系統,完成3次小規模實彈演習。

 2017年:發生經常性故障,美國陸軍把具備初始作戰能力(IOC)時程自2018年延至 2022年。

 2019年:執行第4與5次實彈測試,其中第5次成功整合現有陸軍愛國者系統、哨兵雷達、海軍陸戰隊TPS-59防空雷達與F-35戰機雷達訊號,發射愛國者飛彈攔截空中目標。後續交裝第1套IBCS的作戰指揮中心,提供陸軍作初始作戰測評。

 2020年:由全軍方人員操作,在模擬網路受干擾下,系統靈活建立備援,整合愛國者飛彈與哨兵雷達,成功攔截靶彈。

 AIAMD主件

  一、IBCS軟體:核心指管軟體,裝置於指管中心內,為整體防空之運算大腦。

  二、指管中心(EOC):整合式防空指管單位,作戰區可隨時將所需之防空單位納入任務編組,並由指管中心實施情資整合與防空作業。

  三、整合式控制網絡:在不同系統間搭設資訊中繼站,將各系統原始資料轉換後,經由數據鏈路傳至指管中心。

  四、資訊交換介面:裝置於不同防空系統指揮中心與武器平台,以供資料輸出與輸入。

  AIAMD功能

  一、情資整合與分享:將各式防空系統蒐獲之目標情資,皆整合成單一共同圖像,傳輸至其他單位與指管中心,並可調整各單位雷達搜索區域,強固偵蒐密度。

  二、制訂最佳接戰計畫:指揮所依據情資,自動執行目標分類、敵我識別、訂定接戰計畫,指定最適合單位實施攔截目標,減少資源浪費與提高攔截率。

  三、靈活組建任務部隊:依據戰區面積、威脅來源與任務需求,彈性靈活組建防空任務部隊於單一系統,型塑多領域作戰架構,以肆應環境變化。

  5大挑戰

 整合空中與飛彈防禦系統是非常昂貴、複雜的軍事領域,其牽涉面除了科技面,還包含政策、協定與接戰規定等,需要相互信任才能達到。以下為美國發展整合式飛彈/空中防禦系統所面臨挑戰:

  一、開放式架構:不同軍工業所製造的防空系統,若要作到資訊交換,需要釋出開放式架構。需要政府強力介入,規範武器系統採用開放式架構,或訂定資訊共享協定,以利整合與開發。

  二、安全高速網路連結:最小的網路延遲與即時的數據計算,係防空作戰系統最基本需求。另語音、圖像資料交換,都需要安全且寬頻網路,以利指管與情資交換,需要開發運算能力強大電腦實施作業。

  三、高素質操作員培育:高科技裝備需由高素質與訓練精熟人才操作,方能發揮最大效用。飛彈防禦牽涉複雜的操作程序與緊急狀況處理能力,皆須適當人才快速準確處理,才可發揮高科技武器價值。

 四、符合作戰需求:如同美國飛彈防禦局運用飛彈防禦兵推,模擬戰時場景再發展整合式飛彈防禦系統。各國須定義威脅性質與手段,再開發適合之整合性系統,否則將可能因過度整合,而失去機動作戰契機。

 五、具備建軍效益:每項武器系統的開發都涉及龐大預算與時程。雖然開發整合性系統可獲得龐大作戰效益,然在開發過程中的資源投注,是否影響其他軍事投資,必須詳加考量。

  未來發展

 一、短期:整合愛國者飛彈系統、LTAMDS雷達(預備取代愛國者雷達)、哨兵雷達。預劃於2022年具備初始戰力。

  二、中期:整合陸軍間接火力防衛能力(IFPC)。

 三、長期:整合太空軌道上DSP飛彈預警衛星之戰術區域監視網(JTAGS)、美國國防部全球資訊網路(GIG)、現在各作戰載台使用的Link 16資料鏈、聯合跨部門跨政府跨國情資(JIIM)、現有復仇者野戰防空飛彈使用的「前線區域防空資料鏈」(FDL),以及海軍持續研發中的「協同接戰能力」(CEC),為美國飛彈防禦做最有效整備。(作者為陸軍上校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