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全民國防

【全民國防】南韓建置災防體系 應對疫情威脅

新聞圖片
新聞圖片

◎張玲玲

 2020年,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(新冠肺炎)爆發,造成全球大量人員染病、死亡,且帶來巨大的社會動盪與經濟危機,成為威脅人類的全球性問題。2018年,南韓二度爆發中東呼吸症候群(MERS)疫情的1年半後,再遇新冠肺炎大規模傳染,所引發的恐懼與震驚,再次衝擊南韓社會;全國上下防疫期間,南韓軍方通過建立「先發先制」、主動的「災害應變體系」,積極協助應對此「非傳統威脅」。

 2015年5月,南韓首度爆發MERS後的7個月期間,積極發展針對傳染病的「災害應對體系」。初期,南韓政府被批評反應不及、整體衛生保健系統薄弱,諸如有關MERS資訊、先期預防、專業人才不足,以及訊息延遲公告等,因此南韓政府於9月制定48項任務計畫,其中,包括發展檢疫系統和改善醫療環境,避免重蹈覆轍。同時,將原本隸屬於「保健福祉部」(類同我國「衛生福利部」)的「疾病管理本部」升格為副部長級機構「疾病管理廳」,並新設「緊急狀況中心」監視各種新型傳染病。另也建置當前的「應對體系」,包括擴增流行病學調查員,從而加強第一時間應變能力。

 新冠肺炎疫情列為社會災難

 「災防政策」的特點,係指政府能在最短時間內,通過一級協作系統,達預防和應對危機之目標,並在事後復原;尤其在民間、政府、軍隊和警察間的合作過程,具有反覆性及周期性。南韓政府根據《預防和管理傳染病法》,將新冠肺炎等傳染病列為「社會災難」之一,並建立由「保健福祉部」主導相關管控體系。其核心組織為「疾病管理廳」及「中央防疫對策本部」,主要職責包括在發生大規模疫情時,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和隔離措施支援、加強對危機事態監測和評估、24小時「緊急應變中心」開設與運作,以及加強檢疫措施防範個案移入、媒體溝通(簡報、新聞稿、報導議題設定)、回應民眾陳情及公共關係管理等。

 過去10年中,南韓軍方強化應對災害(難)、恐怖攻擊等非傳統威脅的能力;經歷2013年「伊波拉病毒」、2014年「世越號渡輪沉沒」、2015年「中東呼吸症候群」,以及2019年「江原道大火」事件。此次面臨新冠肺炎疫情,軍方則依據《國防災難管理訓令》,建置傳染病災害應變系統,主要指導與管理組織,為國防部和陸、海、空軍的「災難對策本部」,負責與中央「行政安全部」下轄的「中央災難安全對策本部」等公共部門與地方政府,在災難發生時交換、共享資訊,並派遣聯絡官、支援人力與裝備等。

 明確分工 提供緊急救援

 災難發生時,國防部與「合同參謀本部」(類同我國「國防部參謀本部」)明確分工。國防部任務有「報告和公布災情」、「支援地方依災害類型進行損害復原」、「與政府部門的災難管理單位協調合作」、「在諸如新冠肺炎等傳染病擴散時提供醫療支援」,以及「在醫療資源嚴重短缺、醫療照護體系出現功能性癱瘓時,制定醫療支援對策」。此外,依南韓《危機管理標準指南》,完成「對應各種災難類型危機實務準據」,並在災難發生時,完成救災部隊執行任務和各階段行動準據。而「合同參謀本部」主要執行的任務,是派遣直升機待命投入救災、調度兵力支援災區,以及運用「探測搜救本部」人力與裝備。

 軍方依《災難與安全管理基本法令》提供緊急救援。主要有大規模火災與孤立(急難)救援、爆炸崩塌事故、火車與地鐵事故、疾病爆發支援等4種災害類型,以補強政府救援行動所需之專業性與機動性。亦制定軍隊救災相關法規,俾利救災部隊遇「中央緊急應變指揮中心」消防廳及地方政府,或「中央災難安全對策本部」本部長和地區相應的指揮者,請求緊急救援時,在不影響戰備任務下,提供最大的支援能量。

 建立「國防災難管理資訊系統」,共享災情管理所需的各種資訊,並有利在第一時間採取相應手段,如災害預防、發生和事後處理。該系統旨在透過與政府相關單位同步連動,以提升救災效率。

 軍方成功應對新冠疫情

 一、官兵通勤移動 嚴格管制

 南韓將「非傳統威脅」定義為具跨國性質、傳統上尚未認知的威脅因素所引發的新型安全威脅,如自然災害、大規模傳染病、恐怖主義、環境污染等。而「軍隊」是最具代表性的團體生活組織,因此在新冠疫情爆發初期,軍隊如何應對與防範群體感染,受到關注。

 南韓軍方將新冠疫情視為「類戰爭」緊急狀態。疫情初期,南韓軍方針對官兵離調、通勤移動,進行嚴格管制,並封鎖與當地社區接觸,使軍中確診病例發生率顯著下降。另一方面,對軍隊宿舍、軍營進行調整,除了保留隔離空間外,也劃分出預防性單人檢疫設施。同時實施比中央規範更嚴格的「社交距離」與防疫管控措施,故成功應對此次疫情。

 二、提供醫務人力支援 縮小缺口

 南韓軍方對於新冠疫情,採取全面性的安保概念,不僅有效阻斷疫情流入軍隊,更採用高標準率先為公眾提供醫務人力支援,縮小民間醫療缺口,並全力協助責任地區,防止確診病例增加。此任務支援項目包含透過快速流行病學調查系統及早隔離確診病患、支援新冠肺炎病毒檢測(PCR)與個人衛生管理,以及預先檢整3所軍醫院備妥足夠病床量,均為阻止疫情傳播的決定性因素。而軍方診斷檢測能力,每天最多可採集1000人、PCR檢測每日亦可達280人,有效支援醫療任務。

 三、建立「非戰爭軍事行動」管控系統

 南韓軍方以「非戰爭軍事行動」(Military Operations Other Than War, MOOTW)形式,建置管控系統、積極對應「非軍事威脅」。此概念起源於美軍,意指軍方在戰爭外的情況下,進行軍事行動,主要包括支援救災、維和、反恐等,此一概念也影響了南韓國防領域,不再只側重軍事威脅等傳統安全。故軍隊不僅須保護國家避免受到軍事威脅,還須對抗可能威脅人民生命的各種因素。

 結語

 從歷史觀察,大規模傳染病蔓延事件對跨境國際安全產生著重大影響,尤其此次新冠疫情被全球視為不可預測的「非傳統安全威脅」。南韓軍方在疫情初期階段,發揮了重要的支援作用。

(作者為國防大學共教中心教官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