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國際瞭望

【國際瞭望】白俄大選爭議 衝擊歐陸地緣政治

◎古明章

 白俄羅斯自去年8月以來,成為國際矚目焦點。 去年8月9日總統大選結果出爐,官方宣布魯卡申科以超過466萬票、逾8成得票率,大勝反對黨挑戰者季哈諾夫斯卡婭的58萬多票,當選第6任總統。惟去年8月以來,白俄羅斯抗議不斷,作為俄羅斯與北約間緩衝區的地緣戰略地位,白俄羅斯的政治形勢,勢必衝擊歐洲的地緣政治安全情勢,值得觀察。

 萬年總統 獨裁26年

 1994年7月,白俄第一次民選總統,魯卡申科以「反貪污英雄」獲得民意支持,成為首任總統。1996年,他藉由公投通過修憲,提高總統權力;2004年再以公投修憲取消總統任期限制,自此一直連任,並限制公民政治參與、集會遊行、言論與新聞自由等,被稱為「歐洲最後的獨裁者」。2020年第6度參選,遭逢民意反撲挑戰。

 2019年11月國會大選,魯卡申科支持的候選人拿下國會眾議院110席,反對派則一席都沒有。同時大選前拘捕多名有意參選的異議人士,知名部落客季哈諾夫斯基入獄後,其他2名反對派候選人也分別因為被捕與流亡海外,無法參選;季哈諾夫斯卡婭代夫出征,成為反對派主要候選人,吸引數萬人在首都明斯克與其他城市舉辦集會支持,讓魯卡申科面臨前所未有的強勁挑戰。

 魯卡申科執政至今達27年,去年進入第6個任期,並於9月24日低調宣誓就職。儘管反對派從大選結果公布後,持續在街頭抗議選舉舞弊、選舉無效,提出10月25日前下台的最後通牒,更籲請各界展開全國大罷工;但魯卡申科不為所動,並以大規模鎮壓,逮捕上萬人作為回應,且於10月30日會見新的安全主管,威脅要對抗議者採取「嚴厲的措施」,白俄處於動盪態勢中。

 再現波羅的海之路 護民主

 反對派季哈諾夫斯卡婭選後,以人身安全受威脅為由,奔赴立陶宛,呼籲各國和聯合國支持,並獲得多數歐美國家認同,認為選舉有舞弊之嫌;鄰國拉脫維亞,愛沙尼亞和立陶宛民眾,在道路兩旁手拉手連結成看不到盡頭的人鏈,再現32年前3個國家爭取獨立與自由的「波羅的海之路」。

 另一方面,俄羅斯總統蒲亭與中共「國家主席」習近平、土耳其總統艾爾段、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等人,均已祝賀魯卡申科連任;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奇則呼籲歐盟,針對白俄衝突召開緊急峰會。

 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也呼籲白俄當局,公開正確選舉結果。英國表示不承認選舉結果,並譴責白俄當局的「恐怖鎮壓」,將與國際盟邦合作實施制裁。美國也譴責選舉「不自由、不公平」。

 歐盟在去年10月已採取首輪制裁措施, 將40名白俄官員列入名單,後來再將名單擴大,列入魯卡申科等15名白俄官員;歐盟指控他們在8月的總統大選後,涉及暴力鎮壓、恐嚇示威者、反對派和記者,將凍結在歐盟司法管轄範圍內的財產,並禁止入境;歐盟成員國公民和團體,也不得向他們提供資金。

 魯卡申科自保之道,是將街頭抗議解讀為是西方煽動,企圖引發「顏色革命」,讓白俄羅斯成為烏克蘭第2。此外,持續箝制輿論,封鎖70多個曾報導示威消息的新聞網站;更強力鎮壓,在自由廣場抓捕20多名女性,包括前白俄小姐在內,受到舉世關注。

 經濟持續下滑 民怨日漸沸騰

 魯卡申科出身少數民族烏克蘭族,得以長期執政,除運用前蘇聯秘密警察手段,更以計畫經濟模式,使執政初期,得以維持低通膨、低失業率,協助工業發展、農業成長,人民生活安定,國民生產毛額GDP在全球排名也屬中段班。早在蘇聯時期,白俄即發展重工業,政經發展優於烏克蘭等鄰國,得以鞏固執政根基。

 白俄採取前蘇聯國營企業制度,7成經濟與就業來自於國營企業,深信大政府理念。長期以來,俄羅斯提供較低廉的石油、天然氣,白俄羅斯受益於俄羅斯補貼的石油產品,並再出口其他國家賺取利潤,兩國經濟依賴程度高。今年初的油價大戰,加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全球,讓各國紛紛鎖國,石油需求降低,衝擊白俄經濟。

 白俄的年度人均GDP達到6134美元,與中東歐國家相比不算低;但以補貼人民所需,獲取選票的關係,非常脆弱。因為近年經濟持續下滑,民眾生計受影響,加上資訊全球化下,年輕族群受網路影響,得到許多國內「碰不到」的資訊,使魯卡申科的領導受挑戰。

  歐洲交通中樞 戰略地位重要 

 位處歐盟與俄國間的白俄,地緣政治地位特殊。首都明斯克為歐洲交通中樞點,東西向的巴黎到莫斯科鐵路,以及南北向的北歐到烏克蘭公路在此交會,可見其戰略地位重要。

 在華沙公約組織解體、西方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東擴後,白俄成為北約與俄國間的樞紐,魯卡申科去年9月視察鄰近波蘭和立陶宛的格羅德諾地區時,指控北約駐紮當地部隊「蠢蠢欲動」,下令備戰。由於北約在立陶宛舉行代號「托布魯克遺產20」聯演,讓魯卡申科大為光火,旋俄羅斯舉行「斯拉夫兄弟2020」軍演,雙方互別苗頭。白俄羅斯在全球軍力評比第53名,現役與後備軍人約34萬人,實力不容小覷。

 蘇聯1991年解體後,同年白俄也重獲獨立,但與俄國保持著比其他前蘇聯加盟國更緊密的合作。1999年12月8日,雙方簽署《俄羅斯和白俄羅斯聯盟條約》,旨在強化政經統合;2001年,「俄白聯盟」條約正式生效,雙方提議在保留各自主權下,逐步建立統一的聯盟國家。2014年,克里米亞半島危機爆發後,白俄反而擔心成為下一個被侵吞對象;為了彰顯與俄羅斯有所區別,2018年,白俄對外公告其中文翻譯正名為「白羅斯」。

 此外,魯卡申科的烏克蘭族身分,讓他在烏克蘭危機時,周旋於美歐與俄羅斯間。近年來,白俄參與上合組織、中東歐國家與中共的「17+1」經濟合作機制,白俄與中共的安全、經濟合作更加密切,也可看出魯卡申科領導的白俄,提防被俄國併吞,一改親俄外交政策。

 結論

 俄國在歐洲的「飛地」加里寧格勒,位於波蘭與立陶宛間,若俄羅斯能兼併白俄,即可切斷波羅的海三小國與歐盟、北約國家的連結,對於俄國來說,具重大戰略意義。歐盟、北約國家並不願意白俄落入俄國之手,但魯卡申科是獨裁者,對於講求自由、人權的歐盟國家,更不可能接受;魯卡申科為保護自身地位,仍會向俄國求援,使白俄大選成為強權爭逐的戰場。

 白俄因經濟發展停滯、抗疫不力,魯卡申科支持率不斷下滑。因地緣戰略而獲得俄國力挺,成為西方與俄國對抗的最前線,但白俄仍缺乏強力反對黨,是否會重現「顏色革命」,至今情況未明,對歐洲的政治安全與穩定,投下變數。

(作者為臺灣戰略研究學會學者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