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國際瞭望

【國際瞭望】內戰停火 利比亞和平露曙光

新聞圖片
新聞圖片

◎鄒文豐

 今年2月初,聯合國特使薩拉姆召集利比亞內戰交戰雙方,於瑞士日內瓦組成「利比亞聯合軍事委員會」,展開停火談判;及至10月23日簽署永久停火協議,聯合國稱之為歷史性一刻。

 這場從去年4月引燃的戰火,迄今已造成15萬難民流離失所,逾2千人喪生,但由於東部軍閥哈夫塔企圖完全攻占首都的黎波里,政府軍則希望將哈夫塔逐回原本勢力範圍,雙方無法取得共識。獲聯合國承認的利比亞「全國團結政府」(GNA)總理沙拉吉,不僅有國際承認,另有土耳其、卡達支持;哈夫塔則擁俄羅斯、埃及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軍援,使利國內戰淪為代理人戰爭的悲劇。

 事實上,先前法國多次嘗試調停,皆無功而返。今年1月,德國總理梅克爾再邀集美、俄、英、法、土與中共舉行「柏林峰會」,列強雖達成協議不再干涉利比亞內戰,同時不再斡旋交戰雙方權力分享,僅聚焦於要求雙方就永久停火重啟談判;惟提案雖獲利國政府同意,哈夫塔卻中途退出,致使協商破局。當前內戰雙方已達和平協議,然何以戰事爆發?強權干預利益何在?和平能否永久?均攸關未來泛地中海地區的列強權力格局。

 3波兵燹 民不聊生

 2011年「阿拉伯之春」席捲利比亞,美、英、法等北約國家,以保護當地人民免受專制政權危害為名,出兵空襲前獨裁者格達費的政府軍部隊,協助反抗軍起義,利國陷入第1次內戰危機;格達費倒台後,失去有力的中央政府管理,利國進入軍閥割據的第2次內戰時期,儘管西方諸國積極介入調停,仍無法避免數年的混戰狀態,直到2016年才逐漸趨緩,各方勢力陸續簽署和解協議,共同承認的黎波里「全國團結政府」(GNA)為政治過渡進程中的合法政權。

 不過,在利比亞東部大城托布魯克的哈夫塔則不認同。哈夫塔曾受俄國軍事教育,之前為利國重要將領,直至與格達費決裂後,被迫流亡美國。第1次內戰開打時,在美國中情局安排下,重返利國籌組反抗軍,並吸納大量離散的格達費武裝部隊,更以「推動世俗民主」、「反伊斯蘭干政」、「協助反恐」為號召,從俄、埃、阿聯獲取大量軍火及資金,成為利國實際上最堅強的軍閥派系。

 聯合國原訂去年啟動利比亞全國選舉,結束「過渡政府階段」,而於4月14日進行相關政治協商;但哈夫塔不滿和解方案將所有武裝力量,統交中央政府指揮,日後還將受文人國防部長節制,遂斷然於4月4日發起軍事行動,兵分東、南兩路向首都進發,以迫使過渡政府妥協讓步,第3次內戰由此爆發。

 大國介入 互相制衡

 哈夫塔部隊自稱「利比亞國民軍」(LNA),劍指首都的黎波里,與多支傾政府軍武裝團體激戰。儘管起初奇襲奏效,頗有斬獲,但因補給線拉長及兵力不足,使戰事在首都圈附近形成僵局,數十萬平民身陷戰區,成為交戰雙方人質;直到哈夫塔從俄國得到武器軍械與傭兵集團援助,阿聯更提供多架武裝無人機,使哈夫塔部隊突破的黎波里南郊防線,一時決戰彷彿迫在眉睫。

 沙拉吉政府乃緊急向土耳其請求軍事介入,乃因去年10月,土國與沙拉吉政府簽署有關重訂經濟海域與確立軍事合作兩項協定,分別是劃分兩國於東地中海界線的海事協定,以及《安全與軍事合作諒解備忘錄》。前者使土耳其能在被希臘、賽普勒斯牽制的東地中海,大幅增加離岸能源探勘的機會與合法性;後者則讓土國的政軍影響力擴及北非,一償重獲區域大國榮光宿願。而沙拉吉政府則得到安卡拉給予的軍事增援承諾。

 土耳其總統艾爾段雖曾表示,應「全國團結政府」邀請,為終止當地人道災難,維護區域穩定,土國將盡快出兵利比亞協助平亂;其實安卡拉著眼的,還是土耳其能獨占利比亞沿海及內陸的油氣調查權,這對土國未來發展,將產生戰略性深遠利益。惟礙於俄、歐列強表態關注,艾爾段在土軍顧問人員赴利國後,又解釋現階段不會部署作戰部隊。

 聯國調停 永久停火

 在微妙態勢背景下,今年1月起,英、法、德、義發表聯合聲明,明確表達反對俄國與土耳其直接或間接干預利比亞內戰的作法,並呼籲利國交戰方停止內戰,指武力無法解決當前危機,一再拖延衝突,只會帶給平民更多痛苦;另一方面,已直接或間接派遣部分武裝力量赴利比亞的俄、土兩國,也分由總統蒲亭和艾爾段共同呼籲停止內戰。頓時,國際社會營造出渴望利比亞重歸和平的正面氛圍。

 沙拉吉的「全國團結政府」與哈夫塔的「利比亞國民軍」,曾在1月12日先後宣布停止敵對行動,並同意參加柏林的調停會議;但哈夫塔反悔,認為遭西方國家壓迫,拒絕繼續協商,致談判破裂沒有進展。

 9月16日,沙拉吉表示願意在聯合國主導下和談,提供各派系新的和平機會,以求重新整合利比亞,並將請辭,政權交由新執政團隊。10月23日,「全國團結政府」與「利比亞國民軍」於日內瓦簽署《永久停火協議》,所有軍事單位與武裝團體自前線撤退,外國戰士與傭兵則在3個月內撤離。

 權力糾葛 仍待落實

 綜觀利比亞局勢演變至今,固然係因歐美國家干預內戰,推翻格達費專制獨裁政權,但後續如俄、土,以及埃及、阿聯等區域國家,均相繼選邊支持交戰派系,危及聯合國與歐盟推動和解之努力。

 列強介入利比亞內戰,以建立民主政體、人道主義為理由,實際乃確保天然資源掌控、擴張區域影響力,減少難民潮湧進歐洲等現實主義考量。正因權力糾葛難解,大國只有隱身幕後,才能繼續操控,即使言明不再干預,實際動向仍待觀察。

 結語

 強人格達費統治利比亞長達42年,今年2月16日恰逢其被推翻9周年,然許多利國民眾無心慶祝,正因內戰不斷、民生凋敝,人民朝不保夕,和平遙遙無期。對當年受「阿拉伯之春」刺激的國家而言,政權過渡形式均直接關係後續政局、社會變化,危難者如敘利亞、利比亞等國,在強權鼓譟卻又無力與無意主導情況下,黑暗戰火中的人民,只能祈禱黎明早日到來。(作者為國際事務研究學者)

友善列印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